“先锋体检”“枪手”明码标价,“大变活人”代检

“先锋体检”网站明码标价“枪手”代检,业务涉及多个大城市,郑重承诺,代人体检成功后收费。
8月25日,北京绿生源健康体检中心,“先锋体检”网站人员翟希在抽血。当日翟希代替客户“张某某”,收取费用1300元。本报记者 查道坤 摄

一家名为“先锋体检”的网站,设有专门的客服,公司化运作“枪手”代人体检,“确保代检成功”,仅北京地区就能月进数十万元。记者调查,北京至少有十几家代检中介机构,代检已成产业化。一些医疗体检机构疏于核查监管,给了这些代检机构可乘之机,甚至一些医院、体检中心与代检机构合作,均分代检费用牟利。代检盛行,监管无力的背后,是社会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就业歧视。多名选择代检服务的大学毕业生坦言,“我们知道这是欺骗,但体检有问题,就找不到工作”。

暗访

体检中心卫生间“大变活人”

8月23日,记者以乙肝携带者身份,联系“先锋体检”网站。

“在北京我们做得最专业,保证你体检过关,费用是过关后付款。”一名自称“先锋体检”网站北京站工作人员,名为翟希的男子说。

在“先锋体检”网站上,列出的联系人就是翟希。

沟通过程中,记者多次表示担心被查出来,翟希最终答应让记者考察一次代检的过程,“以证明我们的实力”。

“枪手”紧俏网站员工亲自上场

“明天早晨8点,在地铁西直门见。”24日下午,这名工作人员给记者发来信息。

25日,记者准时来到地铁西直门站出口处。

“我到了,你在哪,我背着一个小黑包。”一位穿着灰色T恤,背着小黑包的男子举着电话,东张西望,这名男子就是此前跟记者联系的翟希。

他称,要去的医院是北京绿生源健康体检中心,已约好客户在体检中心见面。由于业务较多,代检的“枪手”都出去了,“为了让你相信,我今天亲自上场代检。”

在去体检中心的路上,翟希反复叮嘱记者,“到医院后,你就找一个座位坐下,如果有人问你是不是体检,你就说来等人的,不要跟在我后面。”

身份证上“枪手”照片客户信息

北京绿源健康体检中心门口,翟希打了一个电话,不到一分钟,两名男子走过来。

翟希向记者介绍,体型稍瘦的男子是今天的客户,稍胖的是“先锋体检”北京地区的主管,“专门负责给你介绍。”

“由你亲自出马,太谢谢你了。”这名客户握着翟希的手说,自己也是名乙肝携带者,就怕抽血通不过。

随后,翟希独自一人进入体检大厅,记者也跟了进去。“客户需要做全程,他就没有必要进来了,在外面等我们就好。”翟希说。

在前台,翟希用身份证领取一份体检表格,并开始填写表格。

记者看到翟希所用的身份证,上面名字叫“张某某”,照片却是翟希本人的。

“你叫张某某啊,不叫翟希?”

“张某某是今天客户,这张身份证是假的。”当记者试着追问“张某某”的信息时,翟希显得很谨慎地说,“公司有规定,所有客户信息未经允许不许向外透露。”

翟希贴在体检表上的照片也是他本人的,而其他身份信息都是“张某某”的。

填写表格、排队交费、照片盖章……翟希很熟练进行着这些流程。

记者发现,在这些环节中,体检中心的工作人员很少仔细核对体检者信息,有的甚至连头也不抬。翟希很顺利地办完所有手续。

遇到较真的医护人员就塞红包

体检第一项,抽血,就是客户最担心的。

翟希很顺利通过这关。

“卫生间在哪里?”抽完血的翟希问旁边的引导护士。

“去卫生间干吗,你没有尿检。”

“我不是尿检,是上厕所。”

记者想起,此前沟通中,翟希曾透露,所有医院抽血都是第一项检查。如果体检者想避开乙肝检查,办完手续后就要去卫生间。代检“枪手”会隐藏在那等着体检者,“枪手”拿到表格,迅速的将体检者的照片换成自己的照片,代替体检者去抽血。体检者只需要在卫生间等着“枪手”抽血后将表格还给他,再将照片换回原样,继续做下面的项目。

记者跟着翟希来到卫生间,翟希果然将体检表上自己的照片,换上“张某某”的照片。

“不是做全程吗,何不做完所有检查再换照片?”记者问。

“做完最后一项就得把表格交给医院,那样就没有换照片时间了。不管是单项还是全程,做完抽血就得换照片,只有这时候有时间换照片。”

“这样换照片行吗,上面没有章印怎么办?”记者继续问。

翟希说,体检的人较多,医生很多时候都不会看照片,只是问叫什么名字,确定名字正确,就让体检者进行体检。

随后体检过程的确验证了翟希的话。

记者看到,整个过程没有医生对表格上的照片和翟希本人进行核对。

“我说肯定没有问题吧,你胆子太小了。即使出了问题,我们的枪手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一般都会解决。”在体检成功后,翟希说,如果真正遇到较真的护士,他们会塞点红包,打发一下一般都没有问题。“有的是我们经常做的医院,有时候我们一个眼神护士就会明白我们做什么。”

假身份证用一次立即销毁

完成所有体检项目,记者跟随翟希走出体检中心,来到一拐角处。

“搞定了没有?”客户“张某某”和“先锋体检”北京地区的主管迅速凑过来问。

“放心吧,没有问题。” 翟希说。

这名客户满脸堆笑,掏出一打现金,塞给翟希。“这是1300,还有体检剩下的一百多块钱给你当营养费吧。”

见客户如此大气,翟希说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此时,站在一旁的主管正销毁体检时翟希用的那张身份证,“不能留下证据”。

“这假身份证,不怕被查出来吗?”记者问。

翟希后来对记者说,一般客户需要全程代检时,他们都会做一张用“枪手”照片,客户身份信息的假身份证。“做一个假的身份证很安全,医院对身份证的真假不查,只要身份证的照片和枪手符合就好。”

送走了客户“张某某”,翟希扭头问记者,“现相信我们了吧,明天带着你的朋友一起来做了吧,免得影响你们入职。”

记者询问,如果多人做单项代检,费用能不能便宜些。

“现在费用就要涨了,单项一个人2000。没看我们流程之前,我给你们500一个人你们不做,现在做就要2000,而且价格没有商量。”

记者以需要回去和朋友商量后答复,离开北京绿生源健康体检中心。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习总书记心系年轻人熬夜陋习,健康睡眠的10条戒律

下一篇:治疗恶性胸膜间皮瘤代表的药--贝伐单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