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三年前卖一个肾,十三年后另一个肾癌病无治

十三年前,他是一个受害者,一念之差,他卖掉了自己的右肾,右侧腰部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,隐隐暗示着当年的疯狂与伤痛。

十年前,他是一名罪犯,站在被告席上,因为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罪,他被判了五年。

那一刻,泪水夺眶而出。

他是一个受害者,可是卖出的钱,几经剥削,最终他也只拿到了区区的五万块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得知了内幕,在正义与邪恶面前,痛苦与愤怒交织,而他,却选择了后者,加入了这个团伙,摇身一变,成了中间商,疯狂牟利。

一步走错,一失足,便是千古恨。

每条伤疤的背后都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,因为受伤,所以才选择,肆无忌惮去伤害别人。

时光荏苒,深牢大狱夺走的决不仅仅是自由,还有青春,容颜……

满是沧桑,出狱后,他下定决心,重新做人,日子虽然过的清苦,但却心安理得。

慢慢,他有了自己的家室,但谁又会想到,十三年前,厄运骤降。

拿到检查报告单的时候,他嚎头大哭,为什么,为什么,上天却一直不愿意放过自己?

十三年前,卖不卖肾,他犹豫不决,最终选择了抛硬币的方法,顺从天意。

十三年后,他本以为五年的深牢大狱足以赎了自己所有的罪过。

但是报告单上却清晰地显示,晚期肾癌。

老子就他妈只有一个肾了……一个肾了……一个肾了……

暗夜之中,是一张狰狞的面孔,突出的眼球,似乎都要爆裂。

他的确是不幸的,因为肾癌是泌尿系统的常见恶性肿瘤,最常见的是肾细胞癌,引起肾癌的病因至今尚未明确,但可能与吸烟,肥胖,饮食,遗传因素等密切相关。

肾癌很少会累及两个肾脏,要么是左肾,要么是右肾,得了肾癌,只要发现的早,切除了一个肾,至少还有一个肾能工作。

可是对于他而言,他只有一个肾。

这个肾,就把它留着吧,不是因为不能切,而是实在没有切的必要了,因为癌细胞已经出现了转移,早期肾癌因为没有特殊不适,很难被发现,等到出现不适的时候,往往已经远传转移,它最容易转移的部位是肾静脉,下腔静脉,淋巴结,肺,肝,骨,脑等。

确诊后三个月,他便病入膏肓,一直到最后,他还在说,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这样?

他是一个受害者,也是一个伤害者,而死亡,是他最后的赎过。

 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清华颜宁教授开启了“饿死癌细胞”里程碑

下一篇:灌大便能治病?--小大夫漫画